叛逆花年

《Longing》

当她学会用肺呼吸的时候,就再也不能够待在水下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一个建国之前成精的水母,不要举报我。

《Followers》


蹭热度,如果有画手互关就好了。没有修炼多年,没有绝命,我才学了两个月。

理想是p1,后来觉得把天空的渐变去掉也挺好看。我爱水母,重度水母控本人,人家都画鲸鱼我画水母,也很喜欢ju wu恐惧的感觉。


云彩/色彩练习。

看到场景班的学生才学了几个月就成神了,真实地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要窒息了。有些事情就是,你不去试试,根本不会知道你不行(???)

因为是临摹就不签名了。找不出适合的笔刷,画出来的云彩感觉质感特别不一样。

咳,没大事

就最近某些耽美大手被举报坐了牢,还有一些落井下石的bg圈大手,在微博上传得风言风语,我就暂不发表讽刺言论了。


这波攻势似乎已经波及到了lofter,我的首页已经出现了不同圈儿的太太在锁文了。我会锁一些你们懂的文,文包也暂时不提供下载了。


另外很早之前,我的简介里就说过不要把带链接的文转到站外,谁转了麻烦删一下。对于其他写手也是,不管哪个圈儿,不管是不是在严查,带小黑屋的东西尽量不要转发,这对原作者好。

眼睛练习,感觉只有右下的颜色调好了。看教学视频的时候做的小笔记,要视频的可以私我。不过其实也很简单,画法1就是拿选区工具乱涂乱画然后调高明度(跟普遍的做法一样),然后多重复几次。画法2就是拿星空笔刷乱涂乱画然后调成发光。

(其实我的每个练习都有教学)(……)


一个翅膀练习。

瞎画画,当生贺了吧。实在也不知道写什么,写了也不会HE的(……?)

只学了赛璐璐的上色,还一上色就完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玩儿水彩。

睡不着

我知道在王源儿生日当天应该发点开心的,可是情绪总是控制不住的。

虽然我觉得自己的抑郁总是一阵儿一阵儿的,前几天去看了个心理医生,她听了几分钟,说,“我初步诊断你是中度抑郁症,你妈妈担心你会自杀是有道理的”。


北京某家著名医院的大夫,我预约挂号的情况下排了快三个小时的队,好不容易让我跟她说上几句话。房间里也算不安静,外面各种物理治疗的叫号儿和病人的聊天声能传进来。我等待的时候,好不容易碰上一个空座位,听到一些等待化疗的病人或家属在聊天,说,“心理治疗是啥?…抑郁症?嚯呦,想不开的……”


心理治疗比普通看病挂号贵很多,好多人觉得矫情,身体好好的,还看什么医生,浪费社会资源。我在那个连座位...

关于“长生不老是不是件好事?”引发的一系列瞎逼逼

某天看到奇葩说里有这么一道辩题,听辩论前我觉得是好事,听完后依旧觉得是好事,尽管最终正方输掉了。

初中时读《天神右翼》,写过一些同人(如今看来那几年对往后的文笔大有积累),因为二次创作的成分太多,发挥余地太大,所以很多连原作没提到的深层次的东西都会自己思考。

其中有一篇中短篇叫做《浮生倦》,故事的主人公是位天神,整篇故事都在描写他的经历和心境。天神自然是长生不老的,但重点在于“倦”字。为什么倦呢?

节目里反方说的那些观点我都有考虑过。

他是天神,他背后有他的国家,他的城池,他的军队,他的子民。他是胜利的象征,他是众生的希望。所以他必须永垂不朽,他不可以哪怕是一丝丝的示弱。他没有休息的权...

我没事,谢谢你们所有人。
我找到了新的解压方式,等我修炼好了自己就会以新的身份重新和你们见面的。

good evening - SHINee

爱你的人太温柔。

重新做了一下文包的链接,现在应该能打开了

个人博客 啥啥都发 谨慎关注 取关随意
© 叛逆花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